这是设计

你做的那是什么!

 

[月光男孩]二三事

青简:

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,那就是即使[月光男孩]所聚焦的角色身份,非常容易让人把它划分到“政治正确”的那一类电影中,但是这并非是电影的本意。[月光男孩]想要做的,并不是一个黑人导演对这个世界的控诉。恰恰相反,它带有一种强烈的自省,一种由外及内——而非由内向外的——对于“我是谁”的追问。


一.痛苦的自省

从特柳赖德到多伦多,巴里·詹金斯将他的“月光”洒在了“站台”上。正如电影的官方海报:三位不同演员的面部拼贴成了一张脸,[月光男孩]用三位演员和三段式的形式,解构了一个黑人同性恋男孩童年、少年、成年的三个不同成长时期。巴里·詹金斯坦言,“三段式”的灵感源于侯孝贤的[最好的时光](片中,凯龙第一次走进厨房的长镜头,向[最好的时光]中舒淇与张震在台球厅的段落致敬),电影同样也需要以这种断裂感去展现人物的成长。每到一个章节,新的演员会以新的形象出现在同一人物的不同成长时期,这种先入为主的观感,正是展现人物变化的最直观方式。


“黑人”或者“同性恋”题材,其实并非导演为强调“政治正确”而有意为之。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电影,改编自电影编剧兼故事原作者塔瑞尔·麦卡尼的舞台剧剧本:《月光下的忧郁男孩》(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)。而导演巴里·詹金斯与塔瑞尔·麦卡尼,自小就是生活在同一社区的邻居。迈阿密的自由广场,是典型的下层黑人社区,暴力、毒品、贫穷、对同性恋的歧视,成为了黑人文化中某种约定俗成的共识。对自身性取向的困扰、无法融入任何一个群体的身份,以及同毒品和艾滋斗争的母亲,成为麦卡尼在成年之后写下这部舞台剧的现实来源。当剧本被詹金斯读到,他当即决定将这部舞台剧改编成电影作品。“这部作品一下子将我带回了那段我不想回头的少年岁月。我知道我必须去拍摄它,因为它是那么的具有私人回忆。”


早在2008年,巴里·詹金斯就触及了此类题材。从弗洛达州电影学院毕业后,詹金斯在好莱坞的工作室做了几年助手,随后便转行去“香蕉共和国”时装公司做了物流运输。[忧郁的解药]是其用闲暇时间和极低成本拍摄的作品。经历了一夜情后的一对黑人男女,用他们的大量对话,彰显着美国城市中黑白种族的复杂关系。有趣的是,这种对种族关系思考的出发点,并非是出于白人社会对于黑人的接受程度。电影利用一个已经成功融入多样性社会的黑人女子,和一个坚守自己种族身份的黑人男子之间的观点冲撞,做出了对于个体究竟应当以何种姿态、归属何种人群的拷问。这些都与[月光男孩]的诉诸不谋而合。


相较于[忧郁的解药]中,那种急切的拷问,[月光男孩]则是一部更加关照个体人物内心现实,而非强烈要求社会意义的作品。巴里·詹金斯想要表现的,是一个男孩在寻求自我认同时,不断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的过程。所以,我们能够看到,迈阿密的自由广场中,九岁的“凯龙/Chiron”被嘲笑和殴打自己的同伴起名为“小不点/Little”,一个颇具同情心的毒贩胡安将其从孤立的环境中解救出来,胡安代替了缺失的父亲角色。16岁,凯龙更加的不合群,作为一个对自己性取向怀疑,还要承受种族、阶级负担的男孩,他显得孤立而苍白。在这个年龄,他第一次对感情试探,又同样第一次被感情摧毁。最终,当特雷万特·罗兹饰演的凯龙,作为一个年轻的成年人出现,他已经戴上了金色假牙和金项链,举手投足之间仿佛是另一个胡安,他为自己取名为“黑人/Black”,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在社会群体中的身份。


[月光男孩]的特殊表达在于弱化戏剧冲突,用细节强化心理冲突。这种手段在影史上也已经被无数次证明,去专注那些最微小、甚至是对故事情节最无关紧要的细节,却往往能够最有效地塑造人物,从而引起观众感同身受的情感体验。[月光男孩]捕捉到的那些,凯龙漫不经心的眼神,黑人打招呼时手指轻轻触碰对方的方式,或者是长时间的沉默,长时间没有意义的行走,仿佛一众脱胎于新浪潮的导演一般,巴里·詹金斯最大程度的关照了个体人物的“内心现实”,或许这才是电影真正的动人之处。


二.瑰异的题材

伊丽莎白·泰勒曾戏言:“如果没有同性恋者,就不会有今天的好莱坞。”从六十年代性解放的思潮开始,同性恋题材电影甚至可以单独作为一个类型,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出。不过,好莱坞与奥斯卡毕竟是两码事,在颁奖季期间,就此类题材电影的造势与结果来说,基本可以用“雷声大,雨点小”来概括。


随手一翻奥斯卡历年提名的名单便可知,八十年代以后,每年基本都有一部同性题材、或涉及同性的电影入围奥斯卡,而且大都成为了当年的热门话题。这其中不乏艺术成就极高、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佳作,电影最终也能够获得些许单项奖,然而,除了1969年的[午夜牛郎],其余年份的电影统统都与“最佳影片”无缘。1985年,巴班克的[蜘蛛女之吻]败给[莫扎特传],2006年[断背山]败给[撞车]。


奥斯卡对于同性恋题材电影的真正态度,我们无法从现象推断到本质。不过,就今年六月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公布的会员名单来看,评委会阵容在会员数量(683名)、有色族裔比例(11%)、女性(27%)比例上都达到了历年的新高。对此,学院主席谢丽尔·布恩·艾萨克斯倒是给出了一句立场明确的话:“新增学员的身份是一种机会而不只是一次邀请,这是一个任务而不只是会员权利。”


若要将这部电影放到奥斯卡的同类题材中去比对,[月光男孩]最突出的特点就是,它并非奥斯卡同性题材的两大故事类型:著名人物的传记改编([米尔克]、[女魔头]、[丹麦女孩]),或者一场超越性别、奋不顾身的爱情([断背山]、[卡罗尔])。诉诸于人物的自我认知,以及他与社会群体、与世界的关系,[月光男孩]更像是一部成长电影。


作为布拉德·皮特旗下Plan B参与制作,而眼光独到的A24更是全程融资、制作、发行的作品,被按排参加北美秋季的三大电影节展映(特柳赖德电影节、多伦多电影节、纽约电影节),并且选择在10月份上映,本片被制片方冠以的期待可想而知。也许,[月光男孩]真的能在今年一箭中靶,从题材到口碑,它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可能性。




三.选角

1.亚历克斯·R·赫伯特Alex R. Hibbert

赫伯特饰演9岁时的凯龙。巴里·詹金斯希望由一位真正居住在迈阿密黑人社区的小男孩饰演。他与选角导演耶茨·拉米雷兹在地图上梳理了迈阿密的街道、社区以及学校,张贴海报寻找合适的小演员。当拉米雷兹把赫伯特带到剧组人员面前时,他羞涩、好奇的表情,以及略带脆弱的眼神立刻吸引了所有人。


2.阿什顿·桑德斯Ashton Sanders

在物色16岁凯龙的人选时,选角导演耶茨·拉米雷兹选择了在网上浏览全国高中生演艺节目录像,以及翻看学生大头照的寻找方式。最终,他选择了阿什顿·桑德斯,这个看上去沉静、忧伤的男孩。他曾经在[冲出康普顿]和几部独立电影中饰演过小角色,这不妨碍桑德斯作为一张新的面孔出现在电影的第二章中。


3.特雷万特·罗兹Trevante Rhodes

曾是田径运动员的特雷万特·罗兹,在德克达斯大学就读时就被星探发掘,出演了2014年那奇欧·维加隆多导演的电影[弹窗惊魂]。成年之后的凯龙,外形与着装发生巨大转变,但需要沿袭前面两位演员的气质和眼神。“作为一个选角导演,我不常有这种感觉:罗兹在房间里走动,我感觉到他是那么的特别。他既有凯龙成年后的阳刚之气,又有我们需要让观众看到的那种脆弱。”


原载于《看电影》杂志10月下,“颁奖季前瞻”

《月光男孩》超清 资源Q群 366279336


  17
评论
热度(17)
  1. 这是设计青简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这是设计 | Powered by LOFTER